您的当前位置:泰zol新闻网 > 国际 > 正文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俄罗斯的“卫国战争”

发布时间:2020-07-31 17:07:25 点击: 0

7月31日:民族战争:“战斗的民族”俄罗斯的“伟大卫国战争”

作者:陈爽

7月,北半球高纬度地区也迎来了一个晴朗的夏日。在俄罗斯的海滨城市索契,人们三三两两地悠闲地躺在沙滩上,享受来之不易的阳光和自由。

经过100多天的艰苦抗疫,俄罗斯各地区均已度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高峰期,并处于疫情消退阶段。除了重新开放海滩和娱乐设施,俄罗斯政府还决定从8月1日起部分重启莫斯科和其他地方的国际航班。流行病占据的生活正逐渐恢复正常。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俄罗斯人民赢得了著名的“莫斯科保卫战”。当时苏联红军有句名言:“我们不能退却,因为莫斯科在我们后面。”

将近80年后,另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来到了这片土地。这一次,无数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的医务人员正面对着前方的敌人“前线”。

数据地图:当地时间3月28日,莫斯科进入“准城市关闭”状态。红场上只有几个FITs和行人。 无意中,病毒入侵了俄罗斯

克里姆林宫红墙附近几乎没有行人,凯旋门下没有游客聚集拍照,戴着面具的警察在离红场不远的桥上来回巡逻...2020年3月,在疫情肆虐的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人们减少外出,自觉保持社会距离。

3月2日,莫斯科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的COVID-19肺炎病例,患者是在意大利度假期间感染的。

此时,距离俄罗斯对许多东亚国家采取一系列防疫措施,包括关闭贸易港口、取消航班和火车,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此前,分散在俄罗斯的病例已经得到控制。

然而,俄罗斯未能抵御来自欧洲的病毒。

从2月到3月,超过100万人通过欧洲返回俄罗斯,其中大多数人没有经过病毒测试。当时,许多欧洲国家发生了大规模的疫情。

3月22日,一个寒冷的周日,27岁的玛丽亚·穆希纳因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入院,并被诊断出患有新型冠状病毒。五天前,她经过伦敦、德国和芬兰,最后在俄罗斯封锁边境前回到莫斯科。

尽管莫斯科市政府要求进入欧洲的人和他们的亲密接触者在家里要分开,但许多人并不遵循这一规则。根据科尔科沃科技大学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是大量从欧洲匆匆赶回俄罗斯的人将病毒带入这个国家的。

数据地图: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米什廷。 此后,新型冠状病毒逐渐在俄罗斯传播。

4月9日,俄罗斯确诊病例超过1万例。4月16日,随着阿尔泰共和国第一例确诊病例的宣布,俄罗斯所有85个联邦实体都报告了疫情。

4月30日,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米什廷通过视频链接向普京总统报告了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普京说:“亲爱的米什廷,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我希望你早日康复,早日重返工作岗位。”

"只有上帝知道(COVID-19)流行病何时会结束!"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一次采访中表达了这样的感受。

数据地图:俄罗斯圣彼得堡避难所医院。图片来源:禁止转载西帕普托版权作品 "虽然没有枪,但情况更加糟糕。"

自5月份以来,俄罗斯COVID-19的病例数量激增。俄罗斯联邦文化部长柳比乌瓦、建设部长亚·库谢夫、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等政要相继被确诊。

作为俄罗斯最重要的交通枢纽,拥有1200多万人口的莫斯科已成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城市。

病例数量的增加已经成为医务人员的巨大工作量。在莫斯科一家医院外,载有疑似COVID-19患者的救护车排成一列。一名救护车司机说,他等了15个小时才把病人送到医院。

“我们在前线作战。病毒是看不见的,”莫斯科第15临床医院的主治医生瓦列里说。维克多告诉记者。"虽然没有枪(现场战斗),但情况更加糟糕。"

莉娜·阿列克谢娃最初是心脏病科的护士。5月,她工作的医院被改造成了一个治疗19岁以上病人的中心。她说,为了节省时间,许多急诊室的医生被迫穿上防护服尿布。因为天气越来越热,她所在的部门没有空调,甚至医护人员也“因为高温和缺氧而失去知觉。”

数据地图:2020年3月24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视察了一家治疗COVID-19患者的医院,并与流行病防治专家普罗琴科进行了交谈。 在疫情下,医务人员不仅要面对艰苦的工作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压力,还要承担巨大的安全风险。3月31日,俄罗斯流行病防治专家、科莫纳卡医疗中心主任医生普罗琴科被诊断出患有新型冠状病毒。

然而,生病后,普罗琴科并没有放弃他的职责。一方面,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继续管理医院;另一方面,它也通过视频为其他医生和病人提供咨询。在他的领导下,从3月到6月,3000多名患者接受了有效治疗。康复后,普罗琴科还成立了一个小组,前往北高加索,支持当地的防疫工作。

2020年6月4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一名医务工作者给他的同事消毒。 “你只能相信俄罗斯”

当然,为了赢得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战斗,全社会的多方面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

当俄罗斯在3月底开始实施家庭隔离政策时,对家庭接生的需求不断上升,外卖接生员的工作差距比2月份增加了20%。面对这种情况,莫斯科的志愿者们迅速组织起来。城市关闭后,他们冒着严寒和风险穿梭于城市的街道和小巷,运送食物,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

在医用材料供应短缺的时候,俄罗斯的大公司也放下手头的订单,转而生产抗流行病材料:一些工厂为政府改造了战斗机发动机,用于街道消毒,一些工厂开始生产空气消毒杀菌灯。也有通过3D打印技术生产防护产品的“制造商”...

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长曼图罗夫说,通风机的月产量已从年初的70-80台飙升至6月的3000台;到7月底,俄罗斯面具的日产量将超过1000万个,约为4月初日产量的10倍。

俄罗斯诗人丘奇夫曾经写过一首诗:“你不能用理性来理解俄罗斯,你不能用尺度来衡量俄罗斯,你只能相信俄罗斯。”不屈不挠的信念和团结合作的精神因此支持了俄罗斯民族,并度过了最困难的抗流行病时刻。

当地时间6月16日,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重新开放,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孩站在一幅动物壁画前。 特殊时期的红场游行

6月9日,莫斯科结束了自3月底以来的严密封锁,居民们纷纷走上街头。

十周以来,71岁的退休建筑师玛丽娜第一次步行去乘坐地铁。她说:“这是我的第一步。我有一些快乐和谨慎的感觉。”"但这是新冠状病毒时代的自由."

半个月后,激情澎湃的“圣战”军乐,铿锵有力的多国广场团队的脚步声,以及人民引以为豪的“乌拉”声响彻红场。俄罗斯人民终于迎来了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的阅兵式。

当地时间6月20日上午,俄罗斯军方表示,在胜利日阅兵彩排前,俄罗斯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对冬宫广场进行了彻底消毒。 一直以来,胜利日的游行承载着俄罗斯人的荣耀和梦想。为了安全举办这次盛会,俄罗斯制定了严格的防控措施。

在阅兵前的训练和排练中,所有的官兵在整个过程中都戴着面具和手套;每个参与者每周至少接受3次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不得接触无关人员。参与的设备和军队宿舍也将定期消毒。活动一结束,莫斯科阅兵式的主要道路上的几十个洒水器就被立即打开,以清洁和消毒整个路面。

那天,在红场的阅兵场,80名胸前挂着勋章的“二战”老兵比先进的武器和被清洗的军队更引人注目。他们被安排坐在普京身边,接受年轻士兵的致敬。

为了保护这些老年人免受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在阅兵之前,俄罗斯政府还为他们提供了隔离疗养院,并用消毒过的车辆运送他们;在观景台上,每个老兵坐在离他旁边的人两个座位的地方,这只是一个安全的距离。

2020年6月,俄罗斯二战老兵应邀参加阅兵彩排,其间他们都戴着面具。 此前,英国百岁老人汤姆·摩尔(tomm moore)为了筹集医疗保健资金,曾在自家后院用助步车行走100次。在他的启发下,参加了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祖母科格奈特·伊娃开始在网上讲述二战的故事,为抗击疫情的医务人员筹集资金。

她还对远在英国的摩尔说:“你好,汤姆...1945年,我们一起打败了法西斯主义。现在,让我们一起对抗这种病毒。”

坚强、勇敢、团结、乐于奉献,对于像科格奈特这样的“二战”老兵来说,这些精神帮助他们赢得了上个世纪最具毁灭性的战争;现在,他们正利用这些经历来激励他人,就像他们70多年前所做的那样。

二战老兵科格奈特·伊娃在社交网络上讲述战争故事,为医务人员筹集资金。 最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对局势进行了评估,他说,总体而言,俄罗斯的疫情已经稳定。但“形势依然复杂,可能会向任何方向发展。”因此,没有理由自满和放松……”,他警告道。

已康复并投入工作的米什廷总理透露,目前,俄罗斯17个机构正在研制26种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截至7月22日,四种候选疫苗已被证明是安全的。米什廷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准备一个疫苗生产平台,希望在秋季获得可靠的疫苗。

随着时间的推移,2020年俄罗斯的日历上会留下什么样的痕迹?(结束)

网站地图 | 网站链接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8 泰zol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