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泰zol新闻网 > 国内 > 正文

清华博士非洲修电站 因为他,“内卷”成为网络热词

发布时间:2021-12-16 16:22:27 点击: 0

  知乎这两天有个热榜话题:曹丰泽去非洲建设水电站了,并成为2021清华大学年度人物候选人之一。

  他的选择给你哪些感触?这是个在知乎很能引发话题的话题。因为那个著名的词“内卷”,进化成如今我们都知道明白深有体会的内涵意义,都拜托于曹丰泽一遍又一遍的“反内卷”论调,才让我们有了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如今这种内部厮杀的状态。

  在B站和知乎很有名

  曹丰泽是清华大学土木工程博士,喜欢在网上发表各种政论,在B站和知乎都很有名。2021年4月,人们突然听到了他赴坦桑尼亚,担任水电站项目总工程师的消息。

  在这之前,没人能准确描述曹丰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理想主义者”是他惯常的标签。他武德充沛,时常发表一些言论。比如说,他曾经说过“没有人是吃地沟油的命”,他说所有中国人,都应该过上“大口吃肉”的生活。

  总之是个很有争议的人。

  但他赴非洲之后,所有赞同他非议他的人,也不得不赞一句:真男人!知行合一。

  为什么要去非洲

  作为清华大学的博士生,曹丰泽有很多就业去处,直接去体制内也是很容易的事。但他在2020年还没毕业的时候,就与中国水利电力集团签订了录用协议,协议上直接写明外派到非洲分局坦桑尼亚项目部担任该项目总工程师。

  对这一选择,他曾在中国青年报公开发文《我为什么去非洲?》,在文中,他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的一生,究竟要如何度过?他从毛泽东的三个世界论谈起,他认为,中国必须在世界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为我们人类这个物种承担更大的责任。而中国在非洲的项目,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亏钱援建,大都是“很标准的盈利项目,通过恰当的商业模式与所在国的政府或当地企业建立合作,赚取合理的利润……一些规模较大的中国企业,在项目正常推进的基础上,还会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为项目驻地附近改善基础设施,开设医院和学校,并培养大量的技能人才……所在国的经济发展与中国企业的长期盈利,不仅毫不冲突,而且相辅相成。”

  你不想改变它吗

  在文章中他举了一个实例,在赞比亚,一个结实的无纺布袋子,在超市要卖到合人民币35元,相当于一名工人两天的工资。而这种袋子,就是你从超市拎回来准备扔掉,而被你节俭的奶奶攒了一柜子没处用最后沦为垃圾袋的那种。“对于这样的现实,你不想改变它吗?”

  “人世间的苦难是相通的。我永远记得小时候看过的《猫和老鼠》动画片,里面有一集‘午夜小食’,制作于1940年。1940年,我们正在家国沦丧的苦难中挣扎,而一户普通的美国人家,冰箱里的食物种类却是21世纪初的绝大多数中国家庭无法企及的。作为曾经遭受过苦难,如今刚刚摆脱的我们,是继续看着这种极端不均衡的世界永远像这样维持下去,还是从现在开始思考,我们应当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极端的不均衡、不合理?”

  一句话,他要为改变这种不合理而去非洲工作。“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能郁郁久居五道口。”这很符合他的“理想主义”人设。

  年薪是否百万?网友8问曹丰泽

  到非洲工作之后,尽管网络条件极端落后,但曹丰泽依然活跃在网络上。他写了不少文章,在知乎上每天都要参与许多问答,并不断发布自己在非洲的动态。

  对于很多人的疑问,他专门做了一次集中回答。

  问题1:

  是不是像一群人说的那样我年薪百万,来非洲锻炼几个月就能调回总部坐火箭?

  回答:我巴不得大家都相信我年薪百万,来非洲锻炼几个月就可以调回总部坐火箭,这样大家一权衡利弊,还转什么码选什么调啊,都来非洲得了,来这里,不就妥了吗?可惜我一问他们来不来,没一个愿意来的,看来我这儿啥环境,他们自己心里其实清楚得很。

  问题2:

  身为领导,难道就没有优待?

  回答:有优待,具体地说,被优待了一台私人的洗衣机和一台冰箱。电话费普通员工每月4张充值卡,我是6张(但没信号你给我100张没用啊)。吃的是一样,我们项目没有小灶,工人和项目经理吃一样的菜,但菜还不错,都是正经牛羊肉。

  问题3:

  你是不是平时不下工地?不然为什么衣服那么干净?

  回答:就是玉皇大帝来干土木这行,他也得亲自下工地。至于我衣服为什么这么干净,请见第二条,我有一台洗衣机。干净是一个人的生活态度。

  问题4:

  非洲苦吗?

  回答:兄弟,你上过班吗?非洲苦啥啊?非洲一点也不苦,苦的是在非洲上班、上班。要是天天给你发钱还不用你上班的话,哪里都不苦。

  问题5:

  你展现的工地真实吗?

  回答:没啥不真实的,工地就是这样。水电工程还附赠一个深山老林属性和一个连续浇筑属性。我们项目离城市7个小时的土路,职工一年到头进不了两次城。一旦开盘浇筑就一个多月起步,24小时不能停,工人和我们技术人员都是两班倒,不然停盘出了冷缝就完犊子了。但非洲相对有一个好,尤其我们单位属地化程度非常高,一个中国工长要带35~60个劳务,所以不用亲自肩扛手提,以指挥为主。不仅我们技术人员是指挥,中方工长也是指挥。不存在中国人千里迢迢来到非洲当“纯纯牛马力工”的情况,除非公司脑子有病。我们项目虽然规模极大,号称三千牛马,但中国人连领导带工人全加起来也只有一百多人,远远不到10%。

  问题6:

  为啥从来听不到你劝退?

  回答:这行苦得要命,是一个根本不需要说的客观事实。但说句良心话,土木这行全是缺点,但唯一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你一定能找到一份工作。二本三本就能入职,大专都有劳派签,无论什么人,都能在工地找到一份日结的力工。我一直鼓励的是大家找到属于自己的“非洲”,而从来没有劝过进土木。这行就是苦得要命,这是事实,我也不用隐瞒什么。这份苦我吃得下来,你未必吃得下来。哪怕是那些说我是来非洲“镀金”的人,我说这样的“金”让他们亲自来镀两年试试,他们都不说话了,说明他们心里也很清楚。

  问题7:

  会一辈子呆在非洲吗?

  回答:这个确实不会。首先我是个中国人,显然我不可能换国籍。其次打灰人都是候鸟,人跟着项目走,这个干完了当然要去下一个,下一个谁知道在哪。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正是因为讨厌定居,讨厌都市,才选择了这么一行,要是打了灰还要定居还要过都市生活,那我这灰不是白打了。

  问题8:

  最后一个问题,想家吗?

  回答:不想。这是实话,我不存在想家这个基因,大丈夫四海为家,再重复一次,我讨厌定居。但每次看家里下起大雪,而我打开房门,外面亮得像是刚刚炸过一颗核弹,都是我心里最难过的时候。我在高纬度地区长大,我不能没有雪。可我这个夏天,实在是太长了。好长的夏天啊!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廖平 整理

网站地图 | 网站链接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8 泰zol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