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新闻入口
您的当前位置:泰zol新闻网 > 娱乐 > 正文

网红直播刷单调查:“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只要30元

发布时间:2020-06-10 22:13 点击:

找人做了三场直播,成本花了9万,最后亏了5万,做珍珠生意的刘先生感觉自己在找主播这件事上运气不太好。

要说2020年最火爆的商业形式,非“直播电商”莫属。不论是疫情的爆发催生了一个“全民直播”的新时代,还是在新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直播带货”成了新风口。一场直播,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的观看量,甚至上亿元的成交额,这无疑是让任何一个品牌商家都要眼馋的“流量池”和“交易场”。

然而,众多看似火热的直播间,也往往让商家们虚实难辨。“自己很难判断,他们(主播)很多数据都是做出来的,过来赚个出场费。”刘先生如是说道。这种现象导致的结果就是,众多和刘先生一样的小商家原本寄希望通过直播带货实现的销售额不仅无法实现,甚至完全无法覆盖主播的出场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能让商家把‘坑位费’(出场费)挣回来,就算是很有良心的网红了。”经手过上千个网红带货案例、深谙网红运营的一位MCN机构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

记者近日通过多方调查采访了解到,实际上,在火爆的直播带货背后,像刘先生一样“高坑位费低销售量,商家不赚反亏”的直播间案例不在少数。同时,主播带货之后,部分退货率高达50%以上,也让商家们叫苦不迭。

理想和现实巨大反差背后,屡禁不止的刷单“灰产”正在重新活跃,直播间粉丝、点赞、人气、评论皆可刷。增粉100只要8元、“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只要30元……更有甚者,仅靠一个刷单软件,粉丝评论、互动、销量甚至发言的间隔时间,便可以随意设置。

刷单已经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了。”这是多位行业内人士无奈的共识。

高“坑位费”低销售量,商家不赚反亏

来自浙江的刘先生(化名)做珍珠生意好几年,一直销量平平。去年,他看到自己做生意的朋友一个月内请了两三个主播为自己带货后,销量不错。心动的刘先生便通过朋友介绍、微信联系的方式前后找到了三个主播为自己带货。

然而,出乎刘先生意料的是,这几次直播体验不仅没为自己带来净收入,反而让自己亏了不少钱。

“我觉得找主播是要看运气的,我运气可能就不太好,三场直播下来,我的总账是亏的。”刘先生说,“我通过朋友找到了一名主播,出场费8000元,但最后只给我卖出3000多元的货,当天晚上对方来我场地直播了5个小时,就是这个效果。”

据刘先生介绍,这位主播与刘先生协商的是“出场费加20%的佣金”的形式,平时这位主播的出场费要2万,但由于该主播即将换MCN机构(团队化孵化网红,将流量变现),再加上朋友介绍,他才以较低的价格拿下出场费。

“有厉害的主播,但不是每个主播都很厉害,用我的话讲就是看运气。你自己很难判断他们的数据,他们很多数据都是做出来的,过来赚个出场费。”

刘先生自己总结了三个找主播的经验,“一种是在阿里V达人上找,一种是朋友介绍或者去微信群里找,还有一种是看直播时觉得主播效果好,自己找主播私聊。”

“但是如果做过直播,就会知道,所有的数据都可以做假的,真实的后台你不知道,所以你只能自己去判断主播行不行。”刘先生提醒道。

刘先生找的这3场直播,“坑位费”加上佣金总共花出去近9万元,但销售额并不理想,刨去各种成本,刘先生反而亏了近5万元。

图片来源:摄图网

有了此前的高出场费低销售额的经验,刘先生后来开始尝试寻找免坑位费,纯佣金的主播。“纯佣金的结果就是发了很多样品出去,有好多要么直接把我拉黑了,要么就是没有回复。”刘先生无奈地说,“我能做的只有投诉。”

无独有偶,另一位来自上海的小宁(化名)也有着同样的遭遇。为了推广自己当时所在公司的行李箱,她以2万元的坑位费邀请了一位旅游博主以期实现销量。

“我从十几个旅游博主中选中的他,他之前的直播数据、社交平台的数据很漂亮,但最后一件商品都没有卖出去,我们平常自己播还能卖十几件。”小宁对记者如是说,“博主估计也挺不好意思的,后来还附赠了我们微博、马蜂窝等好几个平台的品宣稿,我们就当作品牌曝光了。”

尽管博主事后仍有补救行动,但这场零销售额的直播还是让小宁记忆犹新。

部分主播退货率高达50%以上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8 泰zol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Top